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君子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聆听张三乖古唱  

2009-06-24 15:57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张三乖古者,非人,乃鸟名也。此地城乡皆有,多在春夏间麦收前后活跃异常,昼夜鸣叫不息,其声凄厉,嘹亮。何以名之?无考。幼年随母常住外祖家,靠近徂徕山,山上此鸟甚多。外祖母家所在的李家庄共有七八十户人家,分两个生产队,是隶属于李家峪大队的一个小自然村,正在山阴背后,原本是一个山清水秀,风俗淳朴,友善和睦的一姓自然村(全村只一户刘姓石匠,且皆善之)。小学时期,多半时光是在外祖母家度过的,儿时的记忆也定格在此。无奈,“文革”后期,极左盛行,学大寨运动被误导,当时的领导盲目决策,逼李家庄遣散,上马李家庄水库。距此不出一里上游便是大跃进突击修成的兰家岭水库,没有水源,连环水库,皆是土坝,此乃大忌。后果然如此,新修水库是半拉子工程,不是水利反成殃,某年闹险,举全市之力救之,这不是造罪是什么? 更何况至今尚有诸多搬迁遗留问题无人问津。但当初搬迁时,其景况之惨,至今不忍回顾,我年迈病危的外祖母被人用担架抬到硬性分配的cun庄,颇遭颠沛流离之苦,无立锥之地,寄人篱下,真是叫天不应,呼地不灵,不过几日便离世了。发送她老人家时我正在泰安读书,未能前去料理,至今遗憾。由于家刚搬来,一切都无从安排,又是临时借住别人的房子,连我母亲都不能放声哭送自己的老娘,要知道外祖母只我母亲一个独生女。外祖母的后事只好草草应付,其情惨凄之极,现每念及此,仍痛心难已。思绪悠悠,扯题太远,打住。少年不识愁滋味,每当听到“张三乖古”叫,便和小伙伴们随声附和:“张三乖古,你在哪住?俺在山里头。你吃什么?俺吃石头。你喝什么?俺喝香油!”不知为什么?现在一听到这鸟叫,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 

张三乖古可嘹亮,

春夏之交白黑唱。

自幼听唱现已老,

五十多年没走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.5.28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